Gulfoffindland

为了寻找你
我搬进鸟的眼睛
经常盯着路过的风

「虚木」彗星来的那一夜

彗星来的那一夜·全


不会放链接 干脆把上下合到一起发

 

01 /

 

“这要从半年前说起。”对面的男人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了。

 

“好的。” 季鹤做心理医生还不到半年,遇到的患者不能算多,但是大场面也还见识了一些,眼前的男人穿着干净整齐,除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季鹤心下安定了些,从面前的小书架抽出笔记本,“我在听,你可以接着说,你需要水吗?”

 

对面的男人抬头笑了一下又用力抿了一下唇,脸颊左侧有一个酒窝,显得他有点可爱,“谢谢,麻烦你了。”

 

开始讲述之后,季鹤就迅速意识到面前的男人精神状态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吐字清晰,陈述性语言也逻辑顺畅,只不过描述性的语言有些干瘪,应该是理工型的男生。不过面前的人作为理工男外貌条件真是过分优秀了,季鹤面无表情,况且头发真的很浓密。

 

男人的语调轻快,看起来是个活泼外向的人,和人相处了一会儿显得更加开朗。“我从三个月前开始收到一些信件,” 男人把喝空的水杯放在桌子上,“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我住的地方是公寓,一层四户人家公用一个邮箱,但是只有我每天会收到信。” 男人顿了一下,“现在怎么还有人坚持手写信啊?”

 

“会不会是寄错了?” 季鹤问。

 

“这个可能性我早就想到了啊。” 男人有点苦恼的表情,“我甚至在一开始就给他回信了,告诉他我不是他要找的人。”

 

“然后呢?”

 

“他说他没有寄错,” 男人抬起头,原本带着困惑的眼瞳有些亮闪闪的,“他说,我就是他要找的人。”

 

 

02 /

 

“再然后呢?” 左新微微皱眉,看着面前来咨询的男人。

 

对面的人看起来斯文又温柔,穿着深蓝色的休闲西装,看的出衣品很好,他显得太过正常了,和所有来咨询的病人都不同。左新听了他的叙述,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交给警察。

 

男人说:“然后我就有了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而这些是他在信中提到过的。”

 

“你是记住了信的内容,才觉得自己有了新的记忆。“ 左新说。

 

男人摇头 “我非常确定,多出来的部分就是我的记忆。虽然写信的人确实把事情写的很具体,写了很多细节,但我可以感受到,我的记忆是被他唤起的,这本身就是我的记忆。”

 

“而且他给我写的信越多,我就越觉得这记忆就是我的,” 男人叹了口气 “但这和我自身原有的记忆是相悖的。”

 

“怎么个相悖法?”

 

“比如说在我自己的记忆里,是没有去过南京的。但在看了信之后,我的记忆里有了很多和南京相关的画面,现在我甚至可以告诉你南京哪一家鸭血粉丝汤最好吃。”

 

男人嘴边绽开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 “是和寄信人一起去吃的。”

 

“和寄信的人?”

 

“是,和他去吃的” 男人笑的弧度更大了点 “而且他从来没说过他的长相,但我可以描述出来。”

 

“发型和我有些像,脸很小,皮肤很白,比我稍微矮一点。用力抿嘴的时候左脸侧会有酒窝,眼睛的弧度是向下的,笑起来很好看。牙齿很整齐,但是有虎牙。喜欢穿粉色的卫衣和衬衫,而且他穿粉色很好看,很衬他。”

 

“他在信里说过,他叫王易木。”

 

 

03 /

 

“他在信里说,他叫丁若虚。” 男人接着说,他小动作很多,忍不住在座椅里动来动去,“我越来越觉得这是真的,这已经严重到我有一次看到广州的照片时觉得自己真的去过那里,千真万确。”

 

季鹤听的心里一阵发毛,觉得这种情况可以报警了:“他有给你寄过照片,或者描述过自己的长相吗?”

 

“没有,他没有寄过照片,也没有提过” 男人摇头 “但我完全可以描述出来。”

 

“他比我高一点,长得很斯文,一看就是一个很温柔镇定的人,不笑的时候显得冷静睿智,笑起来又很温暖。衣品很好,很会穿衣服,有好几处纹身,平时会遮起来。很会社交,待人接物方面很完美,这和我相反。”

 

很详细了。季鹤暗暗一惊。

 

“我有一个猜想。” 天气很冷,男人搓了搓手,“医生,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做《Coherence》”

季鹤摇头,他平时还挺爱看电影的,但这一部没有听过。

 

“中文名叫做《彗星来的那一夜》。” 男人解释起来 “就是那个前十分钟很无聊,讲人性与平行世界的。”

 

“好像有,” 季鹤回想起来“女主角身材不错。”

 

男生笑起来,又点点头“那你就是看过啦。”

 

季鹤摇头“看过,但是没看懂。薛定谔的猫?平行世界?”

 

“算是吧。” 男人点头,又摇头”也不完全是,讲的其实是物理学的相干性理论。”

 

男人侃侃而谈 “Coherence直译就是相干性,但直译的话就太不吸引人了。相干性描述自己波、波与其它波之间对于某种内秉物理量的关联性质,简单地说,假设有平行世界,相关性会使这些世界产生关联。”

 

季鹤点头,心想这果然是个理工男 “所以呢?”

 

男人的表情又茫然起来“我觉得平行世界是存在的。”

 

“可现在又没有彗星光临地球,”季鹤倒了两杯咖啡,“所以就算有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这只是电影。” 男人说,“平行世界需要彗星作为相干和退相干的临界点,这只是导演的包装,。”

 

“如果不是呢?”

 

 

 

 

 04 /

 

“如果不是的话,”男人说,“平行世界是如何维持的?如何保证不太过相干而造成混乱的困扰?”

 

左新皱眉,眼前这个斯文的男人戴着金色边框的眼镜,看起来很像是个知识分子,和他讨论的问题也是非常理论的,都扯到了量子物理上,这显然不是他的专长。

 

“我不知道。”左新端起茶壶把两个人的茶杯都满上,“你不妨直说你的猜想。”

 

“平行世界之间是可以关联的。”男人叉着手,目光看向窗外,“比如我和——”

 

“王易木。”

 

 

 

“丁若虚。”

 

季鹤笑得端不稳咖啡杯:“你觉得你们两个沟通了两个平行世界?”

 

男人点头,觉得季鹤莫名奇妙:“你是心理医生,至于笑成这样吗?你难道不是每天都会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吗?”

 

“我是心理医生,我又不是精神病院的大夫。”季鹤辩解,“是有一些异想天开的人来找我咨询,但是没有你想得这么奇特的。”

 

“我很奇特?”男人挑眉,“我前面那个不还是每天幻想自己要拯救世界而失眠吗?那么中二。”

 

季鹤有点沉痛地说:“是啊,所以我劝他去看精神科了,咨询心理医生没有用的。”

 

“你不相信是吧。”男人撇嘴。

 

“你希望我相信?”季鹤点头,“也不是不可以,我相信,然后我陪你展望一下未来。你为什么不试着给他写信,约他出来见面呢?”

 

“你觉得如果我们见面,”男人一副很不理解的样子看着季鹤,“会发生什么?”

 

“一见钟情?”季鹤兴致勃勃地猜想。

 

“不是,”男人拍了一下桌子,“平行世界的相干会导致混乱,你忘了电影里面?”

 

“所以呢,你既然自己都这么清楚了,你还来咨询什么?”季鹤看了看表,他们预约的时间快结束了,“你思维逻辑清晰,有臆想,不严重,回去多运动运动少吃零食多睡觉,估计过段时间就好了,也别看那人写的信了,该干嘛干嘛。”

 

“当然是有困扰。”男人拍了下桌子,好像真的很苦恼。

 

“好吧,你说,你在这件事里最大的困扰是什么?”季鹤一本正经。

 

男人没有笑,也很一本正经,他这样说的时候眼神里充斥着大片的忧郁。

 

“我很喜欢他。”

 

 

05 /

 

“我很喜欢他。”

 

左新被这个答案惊了一下。

 

“有多喜欢?”他条件反射地反问了一下。

 

“也许就像每一对普通的情侣。”男人笑了一下,但是眼神里很犹豫,像是寂寞的深海,“不管怎么说,我很喜欢他,但是这不是在我回忆里的,这种感情在回忆之外,就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喜欢上了一个从未谋面的人,他可能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人。”

 

“你所谓的平行世界。”左新补充。

 

“算是。”男人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我大概可以了解。”左新点头,“我给一些双重人格的病人做过心理疏导,就像他们有两副面孔一样的不可思议,你对平行世界的一个人投入了大量的感情。”

 

“对。”男人点头。

 

“我只是假设,”左新突然发问,“你有没有想过要见他?平行世界既然可以相干……”

 

“没有。”男人微微摇头,“平行世界的相干会造成什么,这是难以估量的。”

 

“那你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了。”左新说。

 

“或许就是因为我们在平行的世界里,才保持了平行世界的不相干。”男人抬起头,笑容有点落寞,“外面下雨了。”

 

左新没有注意到,听到男人说这才看向窗外,雨渐渐大了。

 

 

06 /

 

天色渐渐转暗,雨倒是没有刚出门的时候那么大了,街道上装饰的彩色小灯映在路面的积水中,晕开一片霓虹一样的光。

 

今天是圣诞节,到处都是人,情侣间火热的气氛能把雨水蒸干。每一家商店都打出圣诞sale的标语,街头到处都是喧哗和欢笑。丁若虚慢慢走过繁华的商业街,感觉好像如同在哪个时空也也曾与某个人在一起,度过这样一个难忘的夜晚。

 

他走进一家奶茶店,屋里到处都是圣诞装饰,一阵风吹过,风铃也迎着风发出清凉的响声,有一个男人从里面迎面走来,和丁若虚擦肩而过。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回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最后还是没有。

 

他想,那个人也许是王易木。

 

 

 

王易木买好了奶茶走出来,乌龙玛奇朵三分甜,完美,好顶赞。

 

夜渐渐深了,广场上的人却不见少,到处都是圣诞快乐的音乐声,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说笑着,王易木听了也觉得很开心。广场里的人熙熙攘攘,他感觉到有人在看他,目光很炙热,在这样的人海中,好像和谁曾经不经意地相遇,那一刻那么熟悉,曾经无数次地印刻在脑海之中。

 

然而他回过头却没有看到那个人,也没有找到目光的来处。空气中的寒冷愈发凛冽,他叹了口气,然后悻悻地低下头。

 

虽然很冷,不过街景还真挺好看的。

 

他突然想起丁若虚。

 

 

07 /

 

王易木看了看表,已经七点了,不知道房客还来不来。

 

房子是两室一厅,另一间闲着也是闲着,于是他就租出去了,有个人在网上联系他想要住下,只是要了照片,都没有亲自来看,就决定租下。王易木觉得这人很神奇,别不是个骗子吧??他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开始百度押一付三和房主租房须知。

 

但是查归查,做人嘛,仍然要对世界抱有信心。对方诚意不错,发过来的资料也很真实,他决定让这个人过来,看过再说。如果没问题,就租给他,如果有问题,就直接报警!反正楼下就是派出所,要相信人民警察。

 

七点天已经黑了,今天是圣诞节,外面欢声笑语,王易木单身一人,无所事事,反倒是担心起房客了,外面还在下雨,会不会出事?他煮了一壶咖啡,终于在咖啡煮好之前,听到了门铃清脆的响声。

 

“来了来了!”

 

丁若虚站在门口,还没进去就闻到浓郁的咖啡香气,开门的是男主人,穿着家居服,笑起来的时候阳光灿烂,特别好看。

 

两个人四目相对,突然都目光深沉起来。

 

“你……”王易木皱眉,“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丁若虚也一愣,显然他和王易木想法一样:“我看你也有点眼熟……” 


“好像是长得和我有点像……?”丁若虚想着。

 

“哈哈!”王易木点头,“缘分啊!进来吧。”

 

丁若虚点点头,愈发觉得他无比熟悉。那种感觉很微妙,似乎虚无缥缈,又似乎顺理成章。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我在很多地方见过你。

 

 

 

FIN

 

他们终将在无数个平行世界里相遇


 

 

 

 

 

 

 

「虚木」蓝气球

再摸一个高中校园paro鱼𓆟


01   /


丁若虚又偷偷跑出去喝酒了。


丁若虚又考年纪前三了。



冬天的风永远带着凛冽的温度,把落叶吹到地上一圈圈的打着旋,实在非常不温柔。王易木本来是准备去图书馆温书,可是真的很冷,呼吸间全是凉意。急匆匆的步伐停在移动贩卖机前,可没想到买个奶茶都能听到丁若虚的“光辉事迹”。



丁若虚抽烟喝酒穿耳洞,看起来很不良的行为他一件没落,但却是一个十成十的好学生。这个转折实在很惊悚,惊吓到了高中部的大部分老师,倒是惊艳到了从初中部到高中部的大部分学妹。实际上丁若虚还试图纹身,不过被王易木拦下了。



王易木经常能听到关于丁若虚又偷偷喝酒的传言,一般流传到他这里的时候还会加上一句“王易木你快管管你弟弟!” 



丁若虚和他有着八分相似的相貌,他们留同样的发型,戴相似的眼镜,在校期间都规整的穿着校服,被认错是经常的事情。两个人的孽缘从初中部就开始,也就是初中的时候王易木就有了一个异父异母的兄弟。


哦,不过初中时候的丁若虚还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这时候还不算孽缘,不像高中时候的丁若虚,让王易木头痛的隔三差五要跑到高二找丁若虚谈心。



美其名曰谈心,到最后都要演变成感情问题,丁若虚笑嘻嘻的说他以后要念市场营销专业,所有的策略都是为了攻略哥哥。



王易木觉得自己快被这个事情拉扯的分裂了,他总是逃避这个话题,却又忍不住想起。



面前自动贩卖机已经在倒计时了,王易木愣了一下,最近好像胖了吧,他想着,最后放弃了奶茶按下了黑咖啡的按键。



王易木其实不喜欢喝苦味的东西,他和丁若虚都嗜甜。丁若虚平时总和他一块儿出去买奶茶,但是拒绝菜单里一切带草字头的热带水果。



王易木想起来又忍不住发笑,真是好奇怪的口味吧。



不是这么奇怪的话,为什么会喜欢王易木呢。



02  /



手机屏幕忽闪忽闪的,王易木看了眼手表时间,不划开手机也知道是丁若虚催着他一起回家。



从图书馆到校门口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丁若虚站在校门口正在和同学打招呼,深蓝的校服都能被他穿出一点潇洒的韵味,身姿挺拔的仿佛冬日里的白杨。丁若虚是属于典型的脑子好使的类型,灵活,老师讲什么一点就通。而且情商也高,待人接物无不得体,属于女生眼中的风云人物,男生勾肩搭背的好兄弟,老师又爱又恨的“好学生”,唯一不得体的一点心思全花在了他哥身上。



“等很久了?”王易木小跑了两步到丁若虚跟前,等在校门口的人鼻尖都冻红了。


“没有没有,我也刚到。”被冻的人倒是毫无怨言,拉着王易木往外面走。王易木看了一眼丁若虚揣在口袋里的手,往他怀里扔了一罐热奶茶。


连这点执拗他也很熟悉。



下班高峰期的地铁每一节车厢都是人贴着人的挤,两个人靠在车门上,丁若虚比王易木高一些,挡在哥哥前面的时候仿佛把人圈外怀里。



男生的手是修长的,骨节分明,中指边上的茧是因为握笔的姿势不规范,手心已经结痂的伤口是打篮球的时候擦到的,王易木全都很清楚。



他稍微犹豫了一下,没有挣开丁若虚握过来的手。



出地铁的时候丁若虚已经把手松开了,自然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而两个人却莫名的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走到出口。



“你看那个气球,还在左边的角落里。”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王易木



地铁出口的地方有一个蓝色的气球,卡在出口的一个角落里,已经连续卡在那儿三四天了,竟然也没有被风吹走。



“可能是在等它的主人,只是没有等到。”丁若虚接了下去,沉默的气氛缓和了一些。



王易木盯了一会儿气球,转而望向丁若虚“如果等不到呢?” 然后又重复问了一遍“等不到怎么办?”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地铁出口的灯倒是很亮,斑驳的打在王易木脸上,显得他眼睛湿漉漉的,像是某种小动物。



丁若虚没有再看气球,只是盯着那双眼睛“不会等不到的”


“如果是我,那我会一直等。”



03  /


才五月份的天气,就已经热的人开始燥了。王易木放下笔活动了一下脖子,随手抽了点零钱准备去买冰饮。



他和丁若虚从那次地铁站以后交流的就变少了,王易木刷了一下微信,丁若虚的对话框从来都是在第一位的,现在都跑到第二页了。王易木点开对话框看了看,又手动把它置顶。



借口其实是有很多的,新年忙着走亲戚,上学后王易木忙着高考,丁若虚最近似乎安分了很多,没有出去偷偷喝酒,王易木也不用隔三差五跑到高二去找他。



不过借口就是借口罢了,他和丁若虚最大的问题还停在地铁口的一问一答里,丁若虚没有问为什么,他也没有回答。



王易木买了冰饮之后漫不经心的往教室走,转角处突然冒出一个熟悉的背影。



丁若虚背对着他的方向,面前站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王易木退回到走廊的转角后,反应过来后又嫌弃自己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躲在一边。



女生和丁若虚同级,相貌姣好,人也很聪明,在男生中很受欢迎,王易木在高三都有所耳闻。



女生柔软的声音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紧张和颤抖“……我知道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可你们并没有在一起不是吗。那和我试一下也不可以吗?”



丁若虚的声音顺着燥热的夏风传到王易木耳畔,烫的他耳根发红


“不用试。”


“我知道他就是最好的。”



王易木没有继续听下去,换了个方向走回教室,汽水罐上已经都是水珠了,他抹了一把,又想起冬天的黑咖啡和奶茶,还有冬天的丁若虚。



“如果是我,那我会一直等。”


冬天的丁若虚是这样说的



04  /


他和丁若虚心照不宣的沉默一直延续到了高考结束,最后一门考试结束了以后王易木回家拿了手机,给丁若虚发了两个月以来的第一条消息。



丁若虚其实是有点紧张的,他看着亮了又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有种莫名的预感,这两条消息可能就是王易木给他的答案。



丁若虚迅速看完两条消息,笑意不由自主的延伸到眼底。看来他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而且很好。



两条消息只有短短的十四个字


「我想要一个蓝色的气球」

「我在家里」



王易木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深蓝的气球,拿着气球的人笑眯眯的,熟门熟路的进门换拖鞋跑到王易木寝室,一点儿也不见外。



“我说要气球你就真的买气球啊!你到底看懂了消息没有!”两个人盘腿坐在地上,王易木捏着气球的绳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拽着玩儿。



“我一直都是懂的呀,只有哥哥你一个人纠结罢了。”丁若虚的语气带着一股笃定的意味



“眼睛不会说谎,你的心会说出答案。”



王易木脸上慢慢升温,踹了丁若虚一下,小声嘟囔着“怎么这么会说话,就你一套一套的。”



“给我的回答呢?”丁若虚也没有生气,好脾气的接着提问。



王易木抬头看着对面与他肖似的脸庞,终于结束了这一场漫长的双向暗恋。



“嗯,我也喜欢你。”



05  /



双子星是两颗质量极其接近的星体,他们彼此吸引对方,互相绕着对方旋转不分离,丁若虚绕了这么久,总算是到了另一颗星星身边。


不是所有的1+1都等于2,但是他们在一起就会圆满彼此的人生。



真心话 大冒险

01 /

节目录制完已经是凌晨的时段,除了两个小朋友,剩下的选手都秉承着“嘴上说着只想咸鱼可身体已经勾肩搭背起来”的原则相互撺掇着一起出门。加之有之前淘汰的选手返场观战,赛后少不了大家一起聚餐的机会。出了录制场地,王易木和陈立庚作为东道主带着一大群选手从南京特色菜吃到路边摊,最后大家围着烧烤摊的坐了满满一圈,开始新一轮的胡吃海喝。

烧烤摊已经是第二轮,每个人多少都喝了些酒,热闹的气氛在些许酒精的烘托之下更加热火朝天。在坐的一大群人本就是百里挑一的聪明脑袋,唠嗑起来的什么都能接两句,话题天南海北的绕了一个圈,最终却饶回了恋爱这个俗气的经典问题上。

陈丽莲王雯萱几个女孩儿挤在一块儿,捧着手机笑个不停“纯理论的脱单指南第一册,我的天,这都什么和什么呀”

俞辰捷很快接过话头“第一章表白与受恋性,我编的,百分百从数学的角度出发纯理论指导,看了也不能脱单。”

“那倒是”几个女生嘻嘻哈哈的“毕竟俞主编本人还是单身”

王易木偷偷看向旁边和他八分像的侧脸,丁若虚倒是没参与这个话题,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那么

设王易木正在追求丁若虚,他设想过无数向丁若虚表白的时刻,若存在时刻t,使得任意的正实数M,总有正整数N。当n>N时,王易木第n次设想的表白时刻与时刻t之间的相差总小于M分钟,则称王易木勇敢表白。*

「设王易木正在追求丁若虚」

假设存在吗?

暂时掩盖在社会主义兄弟情之下,算是存在

勇敢表白了吗?

没有

故记王易木的的表白时刻趋紧于t,若不存在这样的时刻t,则称这个男生,怂。

王易木又悄悄向旁边看一眼,脑海里漫无边际的想着“丁若虚现在没有女朋友吧” “那他高中有喜欢的人吗”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前没有”

一大堆问题围绕着丁若虚一个主题,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

唉,怂

02 /

一群学霸从烧烤摊转战到宾馆,属于身体很疲惫但是精神很嗨皮。王易木和其他几个实在不太会喝酒的人先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其他人在仅剩的东道主陈立庚的房间里继续玩儿游戏,从狼人杀到uno等桌游玩了个遍,甚至开始了斗地主。

“这怎么玩,跟俞神没法儿玩这个”跟俞辰捷同桌的周凯翔开始哀嚎“也太会算牌了吧!!”

“他还跟小侯一伙儿,这两个人简直狼狈为奸”一旁的陈丽莲把牌摊开跟着帮腔。

“这样吧” 几个女孩儿商量着什么,把牌归拢到一起,眼睛亮晶晶的“最后一局来玩真心话大冒险,也不早了,这一轮结束了就都休息吧。”

真心话大冒险,作为茶余饭后的经典项目经久不衰,这个游戏也不能推陈出新个什么,主要是和不同的人玩才是意义所在。

“很晚了,还玩儿啊”丁若虚有个奇怪的第六感,总觉得会抽到他。

“玩儿啊玩儿啊,小朋友都回去了,最后一局嘛。”没有其他异议,王雯萱已经开始洗牌了。这一个个学霸,成绩是拔尖的,娱乐方面也没落下,洗牌发牌都很熟练。

一旁的男生已经开始琢磨大冒险要整蛊的内容了,丁若虚晃晃头试图撇开那个奇怪的第六感,伸手摸了第一张牌。

幸运的是第六感似乎并没有作用到现实,桌上的人都被盘问整蛊一圈了也没见丁若虚抽中一次。

“虚虚学长未免太欧了吧”冯鹤翔在一旁羡慕嫉妒 “到现在也没抽中啊”

“运气守恒的,说不定下一张就是我了”丁若虚倒是已经淡然了。

“哦——!”冯鹤翔带头开始起哄,运气果然守恒。

丁若虚只是笑笑,把抽到的牌搁在桌面上“也不早了,这局到我之后就截止吧。”

鉴于之前的抽大冒险的人都被整的太惨,丁若虚清了清嗓子“我选真……”

“虚虚学长没有女朋友没有喜欢的人本月之内已经有两个女生对他告白了完毕!”无良学弟飞快抖了自家学长的底,典型的看戏不怕台高。

女生们最八卦的情感问题已经被提前抖光了,真心话似乎也失去了有趣的点,丁若虚两手一摊“好吧,谁让我有个一点都不关心学长的学弟呢,我选大冒险。”

各种整蛊游戏在先前被翻来覆去的玩儿了一遍,也没什么特别的内容,一群学霸用平时解答各种超难问题的大脑认真思考着整蛊游戏,丁若虚赶紧抓住时机“不如我给大家唱首歌吧,难忘今宵行不行?”

“哎这个可以!”女生们嬉笑着“虚虚你去王易木哪儿,对着你哥唱。”

“??难忘今宵”

“小幸运吧”女生们一本正经

“哦~”周围的人开始起哄“‘一幕幕’都是你🎵”

“行吧,我愿赌服输。”丁若虚耸耸肩,倒是看起来没在怕的。

03 /

唱歌的过程意外的顺利,王易木并没有睡着,就靠在门口听丁若虚完整的唱完了一首歌,并且成功地从周围拿着手机拍小视频的热心群众身上透过现象看本质,理解了“丁若虚突然跑来门口唱歌并且还有人起哄”这件事情的意图。

大冒险结束人群自然散了,丁若虚找了个想喝口水的借口在王易木房间逗留。

“你们怎么回事,还玩起真心话大冒险了?”王易木把水递给丁若虚,倚在柜子边上顺手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对啊,我们还玩儿斗地主了。不过俞神太会算牌了,最后一局就玩的这个。”丁若虚看着王易木,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宾馆的射灯很亮,王易木整个人都拢在暖黄色的灯光里,丁若虚看那双弯弯笑着的眼睛里,自己的身影定格,成为唯一的高光。

有点好看。

丁若虚赶紧转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你怎么不选真心话?不是容易多了?”

“我倒是想!但是冯鹤翔把我卖了,老底给我抖的一干二净。”

王易木一下乐了“你有啥老底啊。”

“女生无非就问感情方面的问题嘛,八卦一下。”

“那你的情史就被学弟扒干净了?”王易木轻飘飘的抛出问题,手不停的绕着玻璃杯,没想到话题竟然还能绕回他的疑问。

“情史?我哪里有这个东西??四年院长嘉许录就是我的单身史。不过选真心话大冒险都无所谓嘛,反正就是游戏。”

况且

丁若虚笑起来

他喜欢王易木,既是真心话,又是大冒险。


*中间的数学理论基本上是俞神的原文 我根据人物关系做了改动 这群学霸就好有趣吧 都是独特的灵魂


间歇性疯狂沉迷黄少天 在沉迷和过度沉迷之中转换……他怎么这么可爱啦!!

一个陷落哒repo!@风ling摇摆 
每次去拿我CP的本都是一个暴风骤雨(…)一言难尽的天气(。但是开心!不管怎么说好歹在雨势进一步加大前拿到了本顺便买了午餐

贴纸是用有“陷落”字样的胶贴住的 好用心w 不愧是蓝雨俱乐部官方发出的周边(?)hhhh

表白外封易北老师!真的肥肠好看 蓝灰颜色超配(文学名著即视感 内封一上来就是阿黄高清正脸 要过呼吸了!!落哥的阿黄一如既往的锋利帅!dei了 纸质摸起来很舒服

大嘎看一看侧面 很明显有很多插图 嗯……你们……知道的……

沉浸在收到本的喜悦中 最后赞美林导 写出了一个这样一个相互支持的故事 

借用FT里的一句话:愿我们还有未来


有好心人 能 拯救ios的老福特吗……
大哭